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Ж黑色墓地Ж

困了就安睡吧,这里原本就是黑色的

 
 
 

日志

 
 
关于我

最终幻想 幻想的那一方,只有灵魂.现实里的残酷,在这里也会有,其实,这里是面镜子,和另一边,没有区别 .

网易考拉推荐

【云\风】江湖不再  

2009-11-07 01:49:15|  分类: 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聂风与步惊云的故事,虽然在当时是震动天地的,但那江湖传言,却惊不起时间的考验,渐渐的,人们都淡忘了他们。

 

然而,他们却无法忘记江湖,再说了,是人总要有个容身的地方,更何况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能叫做隐居的地了。人人都必须有个身份不是?

 

于是聂风与步惊云开了一家公司,聂风在明,公司的总裁自然是他,步惊云在暗,平时几乎没有谁见过他,而且他出现总是在聂风的身边,名义上市聂风身边的保镖,在公司的权利却比任何人都大,所以私下里公司的人都叫他们的公司为,“风云”。

 

公司是家靠着钢材和锻造起家,IT辅助,最后靠着资本在化妆,食品,药品,娱乐等各个领域都涉及到的大公司。当初公司的规模稳定下来,有不少来自各方各面的压力朝着这家新公司迫近。最后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得国家里大多数的军火都在其旗下制造。当时,这让更多的非法者视风云所开的公司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杀之而后快,可惜似乎从来没有谁成功过。

 

有人说,那是因为大公司嘛,老板怎么可能随便出来给人暗杀的机会呢?这样说的人,没过多久就被自打耳光,因为聂风成了自己公司的形象人物,并且照片漫天飞,虽然没有去拍过什么电视剧,电影或者唱过歌什么的,却意外的大红特红,使得公司里的化妆品卖的特别好还有想进公司工作的人特别多,可苦了人事部的几个员工了。不过其实当初,他们有另外找人当公司的形象的,不过在见到了公司老板的时候,那些帅哥美女都给了类似的一句话“别耍我,这人不是更合适|好看|帅|漂亮么。”然后有的认为不可理解,有的大发脾气认为自己被耍了。最后都没有谁愿意留下来,到最后只好聂风他自己来做这个形象了。特别是一张只放在网络上的照片,被网民们评为“最美的”,“最性感”的等等。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正面照,问题是在于聂风的造型,他穿着带束腰的长袍,脸上带着微笑,眼睛半闭,似乎快要睡着了,他的前面有一个人背对着镜头,只看的出很伟岸的肩膀,显示出那个人的身材很好。

 

更重要的是,那个人双手抱住了聂风的腰。而且,由于全照片他是半蹲下的,看的出是打算抗起或横抱聂风的手势。那拍摄的人似乎也没有准备,整张照片都拍歪了,网络上的照片是被人转正的,可能是摄影师被惊呆了吧。

 

其实那实际情况是步惊云看聂风已经累了一周没有合眼了,他自己这个陪伴的人无聊的时候还能坐在沙发上椅子上打上瞌睡,可是聂风无论是在飞机上还是在轿车里,他都没合过眼,一直在开会,甚至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些人都要麻烦他,请示他。这让步惊云身边的气场更低,这些事情,明明他们可以自己解决,却硬拖着聂风不放。而且他自己的身份是保镖,聂风特别关照过他不要去说什么。可是明显聂风在拍摄照片的时候已经眼皮有点撑不住了。

 

画完妆的聂风站在摄影灯光下,被那散发着热量的灯光照着直犯困,然后眼睛似乎有些模糊了,最后他看到了他的云师兄有些生气的脸,对着他,聂风露出无奈的笑:“后面就拜托你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摄影师被吓到了,本来想扶正照相机的手却直接按了下去,于是这张应该是要废除的照片就这样拍了下来。然后,他觉得分外可惜,接下去的画面他没有拍摄下来。不过,再让他选择一次,他依然会决定,不拍,小命要紧呐。

 

步惊云横抱着沉沉睡去的聂风,看着摄影师似乎想把他和聂风一起再拍下来的动作,狠狠瞪了一眼,可怜的摄影师被吓到了,本来步惊云的白发和额上的伤痕已经在公司里被说的很过分,什么原来是暴走族啦,是混黑社会啦,用刀子互相砍的暴力份子什么的,各种说法都有,甚至有人说他是被聂风感动而留在聂风身边的,啊,类似高僧驯服老虎,恶蛟那种。不过,听到最后一种说法的人大多笑笑,开玩笑,要是聂风这种好男人都去当了和尚,世上就没有好人了,再说了,现在还有真和尚不?

 

在步惊云一贯的低气压下,再也没人提出什么问题或者反对过什么,当然,在步惊云走了以后,公司报警的报警,打电话给客户搪塞的打电话,顿时一片混乱。

 

步惊云将聂风抱进车,直奔在城市外的别墅,那栋别墅是聂风自己名义下的,而且在买下的时候就在协议上写上了步惊云的名字。

 

不过那与其说是别墅,还不如说是城堡,华美的庭院,花园后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门口竖立着两尊庞大的麒麟石像,汽车绕过庭院中漂亮的龙形喷水池,开到了门口,司机礼貌的打开了车门,步惊云抱着熟睡的聂风,走进房内,管家贴心送上毛毯,将他们送至主卧室,刚才在车内的时间,这位这栋房子的真正主人已经关照好了一切,作为管家,自然会察言观色,聂风虽是主人,但这里可以说当家的还是步惊云,这点不光是他,就连剪花修草的园丁都看的出来,看不出的,大概只有平时接触不多的那些公司员工吧。

 

另外,这里有个规矩,主卧室是仆人们包括管家绝对不允许进入的地方,而且平时打扫也是步惊云聂风自己动手的,虽然很叫人生疑,却不能问出什么来。

 

步惊云进了卧室,替聂风解下外衣,再轻轻放在床上,聂风已经习惯了他的做法,任由他摆弄,临睡还不忘问步惊云索要晚安吻。

 

这时,一条巨蟒游了过来,吐着鲜红的芯子,它比原来看到的时候大了很多,全身鲜红的鳞片亮晶晶的。它在原来的主人和他的对手都衰老去世之后,它便寻找并陪伴在聂风身边。那时候,聂风和步惊云都很难过,只有劫蟒和火麒麟陪伴着他们。

 

火麒麟跟在巨蟒之后爬上了床,低头闻闻聂风的头发,舔了舔聂风的脸,步惊云对它们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劫蟒和火麒麟就趴在床上不动了。床很大,它们丝毫不会影响聂风补眠,还很适合暂时代替步惊云,做起了“保镖”,丝毫不在意它们才是让任何人都不许进主卧室的理由。

 

一条斑斓的大蟒就算是猎奇的宠物了,再加上只神话时代的神兽。。。。。谁都不希望它们进实验室吧。

 

步惊云打算回公司处理那些个烂摊子。有这两只宠物陪着聂风,步惊云也放心些。现在虽然有了枪支,却没有他们那个时代天崩地裂的武功,大多数的黑道就算对他们不利,也不会出什么差错。家中的其他事物由管家处理,若非必要,他也不会去说什么。随后,他就在自家车库选了辆他自己的摩托,黑色的雅马哈 YZF-R6,直接回了公司。

 

摩托比较轻便,相对汽车他更快的回到了公司。

 

一踏进公司的大门,他就发现公司里有几个警察正在询问着什么,公司里的人也特意避开了他,警察们见到他后,都把手按在了警用电棍上,警惕的瞪着他。

 

步惊云从容的自他们中间走过,坐在了平时聂风坐的总裁位置上,正当警察们想要上来问话,而公司里的经理们要发作质问的时候,步惊云拿出一把钥匙,从保险柜里拿出个表了框的文件,并挂在了大厅里。

 

上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人代表:步惊云。

 

然后他对就近的部门经理说:“公司的事情暂时由我处理,等会把没处理完的报表交到这里来。”然后对着这些惊讶的警察说道:“聂风身体不适我是送他回去休息了,要是要确认,可以过会去城市外的XX地址找他。”

 

众员工盯着这张不知道多少时间,应该说从没有拿出来挂的营业执照看了老半天,沉默了下来,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然后回想聂风有时候做出的,在商业上吞并等等残酷的条款的时候。

 

“那些,一定是这个人做的。”他们这样想。

 

半推半赶的送走了警察,步惊云为自己倒了杯咖啡。黑色的液体很像他自己,步惊云一直这样认为,公司的材料已经有人乘他去送客的时候放在了桌子上,步惊云一边抿着咖啡一边快速浏览着。

 

原本聂风身边的秘书为他再递上一份资料,在她出门前步惊云说道:“明天聂风的行程,拿来给我看一下。”

 

那是一位很敬业的秘书,平时为聂风档去不少浪花蝶舞,本身人也比较能干,她立刻拿起随身携带的小本,便报出原本聂风的行程。

 

“明天上午10点左右先去公司新开发区的地盘进行开挖仪式,下午1点左右有新研究的化妆产品需要拍摄广告,还有今天下午原本要拍摄的公司杂志封面照,如果今天您手上的报表没有完成,也将顺延至明天。”

 

步惊云听着这满满当当的时间表,看着手上的报表说道:“明天的开挖仪式我去,报表今天也会完成的,时间到了你可以先回去,处理完了我会放在桌子上。“

 

秘书修改者本子上的行程,转身走出了办公室,这些事情,他也要跟相关部门的人说。不过,今天的公司,安静的有点可怕呢。

 

“真想早点回家啊。“难得有点工作狂的他有了这种想法。

 

 

 

看完报表,天色已经不早了,步惊云收拾收拾桌子,锁上办公室的门,公司里除了值班保安以外已经没有人了,他盯着墙上的营业执照,今天似乎是他头一回担当起公司的责任人呢,平时真是辛苦聂风了。

 

 

半天没见聂风,步惊云居然已经开始想念聂风了。

 

 

回到家,聂风已经醒了一次,警察也来过家里访问是否有什么事情了。应该说是已经被管家请了回去。毕竟不到24小时的失踪,警察压根连搜查令都请示不到吧,更妄谈逮捕谁了。

 

步惊云坐在床边,看聂风还睡着,火麒麟将头枕在他腿上,将尾巴甩在聂风露在被子外的手上,劫蟒则懒洋洋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感觉它都快冬眠了。

 

 

步惊云拍拍火麒麟的大脑袋示意它别打搅聂风睡觉,自己则起来把外套挂好,在一旁坐着打量聂风的睡脸,似乎永远也看不腻。

 

 

管家送来餐车,将他们的晚饭准备好放在门口,其实他一开始也不明白他服侍过那么多人家,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胃口特别大,而且特别喜欢荤的东西,还很喜欢半生的肉,特别是烤的,有时候甚至让他准备一些活的食物,鸡或者小白鼠,怎么都不会是人吃的。而且每天,都会消耗很多。后来聂风自己跟他说他养了两只猎奇的宠物,所以那房间为了安全考虑叫他们别进去。这样也好让他跟其他仆人说一下好叫人放心。

 

 

步惊云拍拍聂风熟睡的侧脸,再捉住他的手覆上他的身吻了他一下,起身将餐车推进房间。聂风披了睡衣起来把火麒麟吃的肉与给劫蟒当食物的青蛙放在一旁为它们准备的食盆里,然后进洗手间里洗下脸。

 

 

用冷水拍拍脸好让自己清醒一下,他和步惊云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当年从天山隐居出来后本来他们从来没想到世界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聂风审视着自己这张已经不会再有所谓衰老变化的脸,随后他看到步惊云的白发。

 

 

步惊云在外面等了一会便走进洗手间看见聂风在对着自己的脸发呆,知道他又在想自己的过去,他从后面双手环抱上聂风的腰。。。

 

 

他们从互看不惯到致死相随,经过了那么多那么多寻常人所不会涉及的江湖,那些逝去的人们已经不会再回来。。。

 

 

但是他们,依然会好好活下去。---------------END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